文史资料

第四次解放周村

时间:2004-08-23 信息来源: 点击:

  抗日战争结束后,周村共有四次解放。第二次是一九四五年八月,解放后的周村称“周村特别市”市长是马千里;第二次解放是一九四六年六月,市长为石凤翔;第三次解放是一九四七年二月,市长为孙建萍;第四次解放是一九四八年三月十二日,这是周村最后一次解放,市长是李荆和。笔者当时是13-16岁的少年, 经历了四次解放周村的战斗,听到了解放周村的枪声、炮声。由于当时认识不足,也受了些惊恐和担心。后来受省政协文史办的委托,征集这段史料时,找到了当时的战争亲历人,谈话之间倍感亲切。

  一、战前的军事政治形势

  一九四七年下半年,国民党部队由于大批有生力量被歼,被迫由战略进攻转为战略守势。局面处处被动。当时在胶济路西段仅有潍县、张店、周村、明水等几个孤立的据点,军心不稳,情绪低沉,主要情况有以下几点:

  (一)在第二绥靖区最高领导层内部思想上比较混乱。以王耀武为首的国民党党政军首要及其高级幕僚们认为,鲁南地区及胶东大部地区已被共军攻陷,与天津、青岛相隔甚远,“首尾不能相顾”,济南实际上已是一座孤城,而且兵力单薄,固守不易。因此曾向国民党最高当局蒋介石建议:放弃济南退守徐州,背靠长江天堑与共军对峙。由于当时东北、华北的沈阳、长春、锦州、京津等几个大城市仍由国民党军队占据,妄图负隅顽抗,当然批不准这个“建议”,并严令王耀武加强防御,固守济南。于是王耀武将原守备周村的国民党第十二军霍守义部调防兖州,确保南下退路,把一九四七年七月在山东金乡遭到重创的国民党三十二师重新改编补充号称整编新三十二师周庆祥部派往周村驻防。

  (二)新整编的三十二师基本情况是:二个旅六个团的编制。原师长唐永良因作战不力被撤职并押解南京军法处。该部队是个大杂烩。

  新任师长周庆祥不是三十二师的原人,原为山东省十九军官学校总教务长,鲁西夏津人,黄浦军校三期毕业,参加过抗日战争,但与解放军作战没有经验。因为与王耀武关系很好而任命为师长的。

  三十二师是由两部分人组成的,一部分人是旧三十二师残部,属于原国民党地方派系华北商震部队,中级军官出于河北军事政治学校的为多,大部分参加过抗日战争,不少人在校学习时接受过进步力量的影响,有的接受过共产党的教育。所编的三个团中,有一名团长系中共地下党员,这部分人抗战胜利后不满意蒋介石一心打内战的部署。另一部分人是原国民党主力部队在鲁南吃了败仗的七十三军的残部,编入三十二师后称三十六旅,也是三个团,这部分人装备好,战斗力较强,但在鲁南吃了败仗后犹如惊弓之鸟,情绪总是提不起来,有的下级军官被共产党部队俘虏后又放回来的。他们悄悄传说着共产党优待俘虏的政策,影响很大,虽然驻周村地区,但团营级军官的妻子儿女都住在济南,即感到自己的命运没有保障不甘心打内战卖命,又惦念家属的安危,心情矛盾而沉重。倒是一部分初级青年干部和士兵,由于长期受蒙蔽,思想是国民党体系的。

  (三)三十二师的防区是以周村为中心,负西至明水并与济南外围部队取得联系;东至张店、益都并负责控制淄博矿区;北至黄河,控制齐东、青城一带;向南控制莱芜山区守卫济南的东大门。具体分布情况是三十六旅率一、七团驻守章丘明水、埠村、大冶、柴庄一带;一ο八团分驻张店、桓台;一ο六团由团长郭振刚率领驻守淄川;师部及一四一旅3个团、特务营、工兵营、 炮兵营守卫周村并向长山、邹平各派出一个营;这种分兵部防的办法“军师”们号称是“成犄角之势”便于互相救援。但在有经验的中级军官中却议论纷纷:认为兵力过于分散是“挨打的架式”。

  (四)为了挽救失败的命运,一九四七年七月国民党政府发布“戡平共匪判乱总动员会”;周村长山地区也根据蒋介石的绝密代电“反共总体战略”成立了“周村党政军统一指挥部”基主要内容为“中央为根除赤患,复兴国家,上自省市、下自县区分层组织党政军统一指挥机构实行总体战,以靖国家”。这个机构成立后,国民党当局就更加疯狂地征兵、征粮、征税和屠杀人民群众、革命干部;加紧扫荡活动,特工组织也加强对解放区进行渗透,潜伏特务收集情报,推行保甲连坐制度,对老百姓加强控制,训练民众,进行反共、仇共教育,扩充地方武装,补充兵源,以备万一。当时国民党国防部特工组织认为:周村地区南通博山、临沂,北接长山、桓台、黄河,又是济南与潍县之间的中间站,是个军事要地,一旦失守,鲁中防务就无法控制,关系山东全局。但驻防兵力过于分散,调动起来“捉襟见肘”前途不抱乐观。

  (五)战斗之前双方加紧了情报战,为加强对周村的控制并负监军之职,国民党特派国防二厅代号6585部队的特务中队进驻周村及周围地区。这个部队及其他系统的特务机构派了大批化了装的情报人员深入鲁北几县探听解放军的行动和基层地方政权情况,根据特务们的密报被国民党政府抓到300多基层党组织负责人和基本群众, 有的在长山、周村附近活埋残害,有的被胁迫补充到国民党军队,个别的被国民党利用帮做情报工作,从少数人身上搞到了部分真实情报,对解放军危害性很大。6585部队的特务组织比较严密,狡猾狠 毒,配有几部电台,有些情报十分准确。例如,在周村战斗前两天,国民党情报人员就曾报告:“共军两个纵队从胶东方向开来,晚上住在博兴沙河一带,动向不明”。前沿特工人员也曾准确地分析说:“高苑、青城大批八路军地方干部加紧征集军粮,看来会有大的军事行动,望当局注意,加强戒备”。这些情报对国民党决策机关来说都是很有价值的,只是由于国民党上层特务人员的腐败、麻痹没有立即采取行动,才贻误了战机。

  6585部队上校中队长李某曾自夸有丰富的与共产党斗争的经验,一次他打算从张店去桓台公干,先召开了秘密人员会议,会上布置:“次日九点出发,赶到桓台吃饭,此次军事行动任何人不得外传。泄露者,军法从事”。实际他夜间3点只带了三名机要人员从张店出发,天不明就赶到了桓台。果然,次日10点左右有30多名共产党武装在张店至桓台途中埋伏,抓他未成。李某经常说:“我中有敌,敌中有我,想抓我办不到”!其狡猾程度可见一斑。

  解放军特工人员有2 个班的兵力在特务连长的带领下提前一周进入周村地区进行侦察活动。化装成国民党检察部队抓了不少“舌头”,为了搞到准确的情报化装潜入周村城区,夜间从长行街暗娼家抓走一名国民党团副,取得了临战前的重要军事情报。

  双方情报人员针锋相对,斗争激烈,大有战争一触即发之势。一方面由于解放军行动神速、机密、确切行动未被发现,另一方面是国民党山东最高当局情报负责人麻痹,错误估计形势,加上特务系统关

系复杂,在周村战斗前3天一直未引起警觉, 当国民党下级情报上报时,第二绥靖区情报处长刘仁华竟在电话中反问:“难道共军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把下级申斥一顿了事。

  二、战争经过

  (一)战斗突然爆发:一九四八年三月九日,国民党山东省主席王耀武下令召开全省军政会议。师长周庆祥、长山县长陈奉朴、桓台县长柴可清、淄川县长程学通、博山县长梁汝为等都奉命参加。在出发前各地已得到解放军由胶东西进的情报,曾向绥靖公署情报处请示:“共军集结,可能有军事行动,军政负责人都去济南开会,是否妥当?”但得到的答复是:“全省召开军政人员大会,是司令长官的决定,不能更改,共军在各地活动情况上级比你们清楚,不要大惊小怪”!可见省里当时对周村战斗毫无思想准备。10日上午,军政大会由王耀武亲自主持正在省府礼堂举行,突然接到周村急电,“大批共军由北向南挺进,已迫近桓台”。王耀武听后,失态大骂情报部门饭桶、混蛋;马上中断开会,紧急计议后命令周庆祥师长、程学通县长、梁汝为县长火速赶回驻地督饬所属严加戒备,坚决固守!

  (二)调兵遣将,仓促应战。三月十日下午周庆祥急忙回到周村,立即召开军事紧急会议。会上,周庆祥面色苍白,神情紧张,大略介绍了双方兵力情况,部署了防务分工,同时采取了如下措施:

  1、命令驻防章丘、明水一带的三十六旅一ο七团速增援周村;

  2、命令驻长山县城的部队及地方武装人员放弃阵地退守周村;

  3、急电王耀武司令请求援兵。

  驻章丘明水地区的三十六旅及一ο七团接到命令后认为:退守济南较为保险;增援周村凶多吉少,强调到明水驻防是王耀武亲自安排的,移动需请示王耀武。无奈,周庆祥以军令催促,王耀武也电话表示应听周庆祥的指挥,只好上路慎行。三月十一日中午才赶到王村,不时传来周村被围的情报,这时三十六旅七团送上门去一起歼灭,“围而不打半路截主援兵”这是共军惯用的手法。这样又令部队加强戒备,搜索前进。行军速度更慢了,急的周庆祥在电话里大喊大叫,严令火速前进!直到黄昏时分三十六旅旅部及一ο七团才赶到周村南门外。与城内接上关系后,在一片混乱中拥进城内接防了周村西城和北城的防务,一面在大街上支锅造饭,一面仓促进入阵地。与此同时,从长山县城退守周村的部队也赶到周村北门,匆匆进入城内与师部工兵营接受了周村东北南永贞门附近的防务。后来才知道,趁天黑进城部队混乱之机,一部分化了装的解放军部队分别从南门和北门混入周村城内,在民房僻静处潜伏下来,伺机行动。

  (三)里应外合,直捣司令部。

  三月十一日晚上,下起了大雨,这对惯于夜战水战的解放军部队来说,真是“天赐良机”,相反,由于城外一片漆黑,增加了守城部队的恐惧感。11时左右,突然枪声四起,炮声、爆炸声响声不绝,解放军开始猛列的攻城,尤以周村北门和东门(即观海门)的火力最猛。12时左右,防守北门的国民党部队伤亡很大,营长、副营长相继阵亡,北门东侧的城墙炸开了一个大缺口。于是大批解放军部队从缺口处攻入城内,迅速占据有利地势展开了巷战,并沿南北大街强攻南下,以尖刀之势真通大街中段国民党城防指挥部。一时左右,解放军也在观海门得手,并迅速扩大战果占领了电灯公司,部队沿东西大街西进。早已混入城内的解放军战士挖通了沿街的民房与刚攻入城内的解放军配合作战从墙上的洞口向退下城来的国民党兵射击,由于从北面、东面退至南北,东西两条大街上的国民党部队越来越多,目标很大,而在暗处用各种武器射击的解放军战士有掩体不易被发现,打得国民党军队晕头转向,人死了还不知枪从哪里打来的,伤亡惨重!这时周村城内国民党各防守据点与大街中段的司令部电讯联系已经完全中断,城内一片混乱。在东西南北大街十字路口处,国民党城防司令部门前,有2个土布袋堆的临时掩体火力很强久攻不下,2挺歪把子自动机枪封锁了较窄的路面,造成解放军攻城战士的重大伤亡。国民党三十六旅特务营长曹某亲自督战。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解放军战士从楼顶上摔下了几捆手榴弹束,轰隆几声,掩体内的国民党军尸体横飞,机枪声嘎然而上。解放军战士冒着浓烟一拥而入,只见司令部里,文件遍地,什物凌乱不堪,但已空无一人。原来双方紧张激战时,周庆祥、张汉锋已化了装,在特务营长曹某的保护下,跳墙逃走。西城武圣门也被解放军攻陷,大批国民党军作了俘虏。此时,已是三月十二日凌晨三点。城内的国民党大股部队还有两部分,一部分是从北门武圣门退下来暂盘据在管边窑清真寺内的一0七团残部;另一部分是占据南门里天主教堂的三十六旅一个营的兵力负隅顽抗,枪声不绝。流窜败落在城内各街道上的国民党残兵大部换上了便装,进入民房,搜抢钱物。笔者当时是15岁的少年,亲眼见到换了便服的国民党散兵每人腰里都带有不少银元钞票。此景、此情告诉人们,国民党周村驻军败局已不可收拾。

  退守在北门里清真寺附近的国民党一0七团300多人, 在进不能战,退不能守的情况下,由团长胡润身带领经过紧急商讨,决定放下武器向人民解放军投诚。城南天主教堂一带的一营国民党部队,凭借有利地势,居高临下顽强抵抗。由于周村外围国民党军队均已退走,教堂大楼已被解放军团团围住,采用对孤军久困必变的战术,直到12日下午3点,弹尽粮绝全部做了俘虏。

  至此,周村全部解放,此次战斗,歼灭国民党兵力15085名, 其中毙伤1521名,俘虏13564名。缴获山炮5门,步兵炮1门,迫击炮 27门,六0炮43门,重机枪42挺,轻机枪375挺,掷弹筒2 门, 枪榴弹126枚,步马枪4018支,冲锋枪97支,卡宾枪28支,短枪198支,炮弹13979发,枪弹2012852发,榴弹18654枚,汽车23部,电台9部,报话机4台,电话机194部,骡马116匹。

  周村战斗我军伤亡2209人,其中阵亡296人,负伤1904人,其他9人。

  周村战斗消耗炮弹5206发,榴弹11746枚,炸药6 118斤。

  三、尾声

  (一)周村战斗,解放军总结了围城攻坚战的经验,为解放淮县、济南打下了基础;

  (二)周村战斗再一次向人们提示:战争胜负的决定因素是人心的向背,被俘后经过教育参加了人民解放军的原国民党官兵在伟大的解放战争中,为人民立了新功,更是进一步的证明了本文作者在访问这些老人时,他们殷切盼望身居台湾的老同学、老同事,总结历史经验,认清大势,促进祖国和平统一大业!

  (三)国民党三十二师师长周庆祥逃回济南之后,以作战不力罪被押解到南京,被国民党最高当局在汉中门外枪决。此人当年在抗日战争中是固守衡阳的战将之一,全城被焚时其他将领壮烈殉国,周庆祥却被日军俘虏,做了背判国家民族的逃兵,其在周村战斗后的下场,当属历史必然,耐人寻味。

         一九九九七年四月补充修改

周村招商
掌上周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