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资料

光被中学

时间:2004-08-23 信息来源: 点击:

    光被学校,原系基督教会所办,自一九o五年创立到一九五二年人民政府接管,经历了四十七个年头。它曾是帝国主义对我国进行文化侵略的工具,但在后期也曾用科学文化知识培育了一批知识青年。解放前,在山东中部一带,这所学校是颇为有名的。

初 创 时 期
(1905——1913)

    十九世纪中叶,帝国主义列强用炮舰轰开了中国的大门,竞相侵入。第二次鸦片战争后,腐败无能的清政府,被迫于一八五八年六月,签订了丧权辱国的《天津条约》,规定了外国传教士可以到内地自由传教的条款,于是,各帝国主义国家,争先恐后地派遣大量传教士进入我国。其中最早的是英国基督教浸礼会。

    一八六九年英传教士李提摩术(timothyrichard)进入山东,先后在青州、邹平建立教会,并以这两地为中心向四外扩展。从一八八六年到一八九六年的十年间,通过各种手段同山东中部十九个县发展信徒2397人。自一八八六年起,英浸礼会传教士蔚兰光(w 旳昗ius)从邹平来周村传教,到一八九八年共发展信徒八十人。随着教会的发展,他们急需培植大批传道人员。基督教会在“开化民智”、“替中国人造就人才”的幌子下开了很多学堂,籍以“扩张精神上的影响”。到一九一二年,青州、邹平、北镇、滨州四个地区,光英国基督浸礼会就办起了男学堂94处,女学堂37处,教员138人,学生1311个,光被学堂即基督教会所办的一所著名学堂。

    光被学堂建于一九o五年,开始堂址在邹平南门里。第一届招生37人。蔚兰光任校长。翌年,改由传教士林惠生(s·b·droke)接任。聘请了青州广德书院刚毕业的学生李乐书、刘玉鼎任教员,另从当地请了秀才刘丙章任国文教员。一九o九年传教士宗志诚任校长,不到两年又换成了英人潘亨利。

    当初李提摩术选择邹平为教会发展的重点地区,是鉴于德国帝国主义计划修建的胶济铁路,走白云山以此,经邹平、章丘达济南,故以邹平作为由青州到济南的中心地点。但后来胶济铁路改变修建计划,由周村经白云山以南通济南。到一九o三年,胶济铁路已大致竣工,周村逐渐成为交通要道,英国传教士们眼看邹平失去重要地位,不得不放弃邹平而向周村转移。周村随之成为英浸礼会传教士的集中地点。

    一九o四年,传教士法思元(r?/font>c?/font>foysyth)迁来周村,在傅家庄西部建筑大片住宅,开办了一个女学房,由法思元的妻子任校长,并从青州聘来中国人聂守真任教员,这就是周村遵道女校的前身。一九o七年,周村英浸礼会教务负责人商德成又从傅家庄西部购得土地十余亩,建筑了大片房舍,大此开办了一所男学堂,把周村街里原有基督教会小学合并进来,由新的传教士胡维斯负责管理。

    一九o八年,英浸礼会又在周村东门外占了大片土地,建筑医院和中学房舍。一九一二年,周村东门外中学校舍竣工后,设在邹平的光被学堂遂于一九一三年夏迁到周村。

由迁校到停办
(1913——1930)

    一九一三年光被学堂迁来周村新建校舍,校名正式称“光被中学”,传教士高膺甫但任校长。男女分治,男生在新校授课,女生合并于西郊遵道女校。当时的光被中学,仅有初中一年级一班,学生三十余名。学校以扩大宗教宣传、培养传道人员为宗旨,宗教气氛浓厚,学生入学时,必须填写“志愿书”所设课程,除国文、算术、英文、历史、地理、自然、体操、音乐、图画外,《圣经》是必修课程,礼拜也是必修课。学校对学生装管束很严,学生在校食宿,学期结束,方准回家一次。

    学校中有青年会组织,下分德育、智育、体育、群育四部。德育部负责请牧师讲道、传教;智育部组织星期六晚上开辩论会,学生报名参加,用读讲稿、演讲、双人对辩、英语对话等形式进行辩论,藉以训练口才,供以后传道之需;体育部组织学生篮球、足球、田径比赛活动;群育部负责社会活动。

    二十年代中期,我国掀起了收回教育权运动。当时国中政府也要求教会学校一律“立案”,立案条件规定:“必须取消宗教课,不必须由中国人任校长”。对此,传教士们不愿接受,所以“立案”问题在为争执的焦点。学校不立案,社会不承认学生装的学历,学生考虑升学就业的前途,纷纷罢课示威要求“立案”。在此情况下,教会慑于学潮风起,指令光被中学校长高膺甫迅速遣散学生,于是于一九三o年春,光被中学宣告停办。

光被儿童学道班
(1930——1941)

    为“立案”问题,光被中学停办了,教会传道之念并未稍减。于是变换名目,又建立了光被儿童学道班,因学生对前途感到悲观,纷纷离校,学道班降为初小程度,人数大减。面对这种情况,传教士们一心恢复光被中学,连年呈请复校。一九三二年,教会准备成立“恢复中学筹备委员会”,因经济无着,无结果。一九三四年,专门成立了“周村、邹平恢复光被学校委员会”,并发出了《恢复光被学校募捐说明书》,开展募捐活动。经过三年的奔走募捐,仍因“款项不足”,学校未能恢复。一九三七年十二月,日本侵略军占领周村,一九三八年六月,光被学校董事会成立。董事长张思敬聘请原光被中学教员张文敷为校长,在周村西郊原遵道女校校址,筹备恢复光被中学班。一九三九年,教会决议:“初中暂缓进行,并核准学道班毕业者留班加以深造”。因此,出现了七年级、八年级、九年级的编制。当时有小学三、四、五、六年级各一班,七、八、九年级各一班,学生二百余人。

学校的恢复
(1942——1945)

    一九四一年,日本发动太平洋战争,英浸礼会的传教士,有的被日本人送往济南,有的被送进潍县集中营。英浸礼会津贴被切断,学校处境困难,一九四二年春,学校被迫向日伪长山县政府备案,改名为“长山私立光被中学”。学校规模:设四个初中班,一个高中班(高中班只办了一年),四个小学班,学生四百余名。校董事会由周村商会会长周玉汝任董事长,董事刘蓬山、张思敬、郑鸿钧、刘汉民、周庆堂等。校长张文敷,教务主任张九山,训育主任殷凤岗,事务主任王子明。当时办学经费困难,校长张文敷四处奔下次,筹集办学资金。董事会也多方募捐,但不敷学校开支,于是采取“以生养校”的办法,加重学生负担,向学生收取小米为学杂费。开始每学期高小生每人十五斤,初中生三下斤,后来初中生加为五十斤,高中生收八十斤。用小米支发教师工资,(每人每月二百至三百斤)。为了办好学校,校长多方延聘了一批知识水平较高的人来校任教。这一时期的教员有:聂辅亭(化学)、任酋昌(英文、数学)、殷凤岗(英文、史地)、王新斋(国文)、王柳如(国文)、高景贤(博物)、张伯诚(国文)、董洪文(日语)、周茂成(体育、英语)等人。多数教师教学严谨,工作认真,热心教学,勤于辅导,形成了较好的教作风。所学课程基本上与“七七”事变前相同,主要有:国文、数学、英语、地理、历史、物理、化学、植物、动物、修身、体育、音乐、图画、日语等。每天早礼拜,星期日大礼拜。处于当时环境,学校主张:先生闭户教学,学生面壁读书,把课本知识教好学好。可是学校不是能与世隔绝的,在国土沦丧,民族危亡的时刻,“关门办学”是做不到的,学校师生必然会受到外界社会活动的影响。当时,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抗日救亡运动到处风起云涌,周村虽为日本侵略军占据,八路军却经常在周村附近活动,光被中学自然也成为敌我双方争夺的单位之一。一九四一年,王在堂介绍了一名学生马明英插入初小四年级上学,马明英原名维信,西董由家河滩人,曾任八路军军需,共产党员。进校后,他以学生身份作掩护,秘密开展地下工作,先后在校内外发展了蔡会运、李炳文、李仁昌等二十来名共产党员。常油印抗日传单,深夜到街头散发张贴。对提高学生和群众爱国热情起了一定的作用。

    一九四一年,开设日语课,引起学生强烈不满,纷纷进行抵制。一九四二年进行日语考试,全体学生不约而同地交了白卷,慑于学生的强烈反对,学校只好将日语课停授。

    一九四三年初夏一天,学校举行早礼拜,校长以学生越墙洗澡为借口,当众体罚高中学生刘福昌、李汉文而激起学生的反感,在高一班学生的带动下,各班学生纷纷退场,一场反对封建家长式统战的斗争开始了,学生们决定集体罢课,以高中班学生为核心,组成宣传、教学、谈判、纠察、伙食等组,罢课不罢教,由高年级学生给低年级同学上课,规定罢课纪律,为避免日军干预,严密封锁了学校,禁止随意出入。提出了“反地封建奴化教育”、“民主办校”、“废除体罚”、“信仰自由,停止校内宗教活动”等。经过为时七天的罢课斗争,学校被迫答应了学生提出的条件:学生代表参与学校管理;扩大和支持学生自治会的工作;不强迫学生做礼拜;改善伙食,学生参加伙食管理;不体罚学生,不开除学生等。

    光被学生运动的开展,引起了日伪军注意,一九四二年秋,校长张文敷到济南办事,日本宪兵队怀疑他与八路军有来往,被关押三月之久,后查无实据而释放。一九四三年,因叛徒丁长发出卖,马明英同志不幸被捕,受刑致残,在群众观点帮助下,方始脱险。同年,日军在周村中华照相馆查获四级学生贾延立、张建方等人组织读书会的照片引起猜疑,因而逮捕了学生张建方,教员殷凤岗,后托人具保才获释回校。

解放前后
(1946——1948)

    一九四五年日本投降后,学校规模有所扩大,初中有五级一个班,六级两个班,七级一个班,小学部有三、四、五、六年级共七个班,全校学生四百五十多人。一九四六年暑假增设高中一年级一个班(翌年停办)。教材改用国民党课本,取消修身课,增加了公民课。

    一九四七年二月二十二日,周村解放,校长张文敷与二十名教师,380余名学生逃往济南,借大梁圩首基督教堂临时上课。同年九月又迁回周村。一九四八年三月,周村最后解放,学校又停办,教员和学生近百人再度逃往济南,借居于济南南关广智院,在该院大礼堂上课。经张文敷等人联络,同年九月迁到原齐鲁大学医学院校舍上课。

    这一时期董事会成员有:关克明(原齐鲁大学校长)、孙恩山(原齐鲁大学教务长)、苗海南(成通纱厂经理)、苗星垣(济南面粉厂经理)、刘莲山(仁丰纱厂经理)、张子领(张店临中校长)、黄华亭(周村基督教牧师)、赵竺山(原齐鲁中学教导主任)、段明中等。

接管前后
(1949——1952年)

    一九四八年九月,济南解放,在人民政府关怀下,学校很快恢复。济南市军管会文教部部长李澄之到学校驻地了解光被在济南的情况。由于周村原校需要修复,决定光被学校在济南续办,一九四九年秋,学校迁回周村原址。是年学校有初中二、三年级各一班,招收初一新生两班,小学五、六年级四个班,学生共三百余人,教职员十六、七人。一九五o年秋,有初中六个班,小学四个班。一九五一年,小学部停办。到一九五二年暑假,全校初中发展为十二班,学生六百余名,教职员三十七人。

    一九五二年十一月,光被中学由人民政府接管,命名为“周村中学”。一九五五年改为“淄博第六中学”。

周村招商
掌上周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