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资料

杏山战斗

时间:2004-08-23 信息来源: 点击:

   杏山,座落在今淄博市淄川区与周村区交界处,海拔189米, 作为杏山战斗的历史见证,载入解放战争史册。

    1948年,中国人民解放军由战略防御全面转入战略进攻。为配合各战区作战,华东野战军山东兵团于当年春天在胶济沿线向国民党守敌发起凌厉的攻势。

  农历三月初一,司令员许世友、政委谭震林率部从平度出发,经过9个昼夜的长途急行军,到达桓台的唐山地区。 部队稍事休息后,11日,聂风智率9纵直逼周村,于12日凌晨4时向周村发起全面进攻,仅用18小时即歼灭了国民党周村守敌,解放了周村城。七纵乘势越过胶济铁路,将欲由张店向济南逃窜的国民党残部歼灭。紧接着,我军又集中兵力,在鲁中军区的配合下,于12日凌晨将淄川城重重包围,与城内国民党守军展开了长达9日9夜的激烈战斗,于20日的24时解放了淄川,全歼淄博矿区警备旅、交警总队、沂蒙大队、保安十七团,俘虏了国民党32师新36旅106团团长郭振刚(人称郭大麻子)。 作为淄川解放的序幕,人民解放军某部3月12 日在杏山一带歼灭了部分国民党地方反动势力,这就是被当地人世代传颂的杏山战斗。

    一、闻风逃窜

  一进入3月份,在焕山乡驻地扈家村, 乡公所和还乡团为庆祝其复元的胜利(所谓复元胜利,即指人民解放军撤离后, 国民党地方恶势力及其武装卷土重来,大搞反攻倒算),搭台唱戏。

  就在人民解放军进攻周村的前夜,许多乡绅恶霸,在时任焕山乡副乡长李士惠(当时的实权派人物),乡长李东升的带领下,仍兴致勃勃地观看演出。正在他们得意洋洋之际,萌山乡(驻地在现在的营子村)乡长韩常萃派人送来一封急信,告诉他们解放军已经进攻周村。李士惠拆开信一看,气汹汹地把信摔到地上,趾高气扬地说:“这个韩常萃,大惊小怪,周村方面有了问题,不就是几个土八路吗?”他命令戏照旧演下去。还没等他们坐稳屁股,萌山乡的韩常萃就带着大批人马逃了过来,队伍中有自卫队、乡公所人员、平日欺压百姓的恶霸,都牵着牲畜,驮着粮食,乱哄哄一团糟,其中也有一些贫雇农、土改积极分子,他们是因为害怕被冠以勾结共军,而被胁迫来的。此时,也再没有欣赏戏曲的雅兴了,两下商定:往淄川城里逃跑,寻求大部队的庇护。也没来得及拆戏台,卷东西,就慌慌张张地向淄川方向逃窜。还未到高家店子。前哨报告说,淄川城已被共军包围。这支穷途末路的逃匪又折回头来向济南方向逃跑。这时,从张店三区逃跑过来的范阳乡、宝塔乡、仙洲乡公所人员带着在押“犯人”汇聚到一起。这些“犯人”就是我们党的一些基层干部、土改积极分子,其中就有当时的前碑坡村农会会长胡立贵。到了董家庄的孝妇河滩,穷凶极恶的逃匪竟为了摆脱“犯人”这个累赘,将其中12名犯人枪杀了,还将套在这12名烈士身上的狱具卸了下来。胡立贵同志的脚链卸不下来,他们就凶残地用镢头刨下他的脚镣,其景残不忍睹。

  到了山庄苗家窝时,天色稍稍放亮,一夜的逃窜,队伍已是溃不成军。随从他们逃跑的老百姓,看到这帮逃匪不会有好下场,都偷偷地跑了。为稳定人心,他们又临时成立了以韩常萃、李士惠等为首的指挥中心,并放言欺骗说国民党王耀武司令官已派飞机在王村接应他们,冲过石佛,到了王村就平安无事了。

  二、负隅顽抗

  然而,驻扎在石佛寺、叉河、李家庄、商家庄的我珠江部队早已在此布了下了天罗地网。城萌区武工队接到县委命令,迅速到渔王公路截击可能向济南逃跑的敌人。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逃匪还以为只是遭遇了小股“共军”,妄想突破重围,当即组建了“敢死队”。当他们的探兵报告说横亘他们面前的是大部队时,这些平日为非作歹的匪军顿时蔫作一团,李士惠、韩常萃也失去了往日的威风,敢死队变成了怕死队,一些士兵开始溜号了。余下的残部无奈之下,又折回杏山,决定以山体破庙为掩体,负隅顽抗。

  三、正义的审判

  在我军主力部队已对周村城发起全面攻势,淄川城陷于我军重重包围的时候,龟缩在杏山的这帮逃匪仍妄图重振旗鼓,凭借仅有的百余条枪,顽抗到底。这时候,21师62团驻招村某部4名侦察员奉命执行任务到杏山脚下,发现山上有情况,立即靠了上去,遭到这帮逃匪的火力阻击,一名受伤,无奈返回招村。我指战员听到这个消息后,义愤填膺,当即决定派一个连前去作战。约中午时分,部队迅速向杏山包抄过去,逃匪狼狈后退,受到重创,尸横遍野。由于部队人员少,未形成包围圈,剩下的残匪乘机向西边的缺口逃去,我军占领了杏山。向西逃跑的那些不久便成了我驻扎在叉河、李家庄、尚家庄部队的俘虏。之后,他们被交由我公安机关,受到人民正义的审判。

  注:本文日期均为农历。

周村招商
掌上周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