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资料

沙沟岩画考

时间:2004-08-23 信息来源: 点击:

  彭阳乡东南部有两个小村,南北向座落在一条河沟的上下游,北曰上沙沟,南曰下沙沟。这里岗峦起伏,山川萦回,为古时鲁中至鲁南地区的南北要冲。两村之间的东山上,有一东西向沟豁,深5米许,宽3米许,两岸白岩壁立,为千万年雨水冲刷而成。 在这沟豁的北壁上,大约三分之二高度位置上,有一幅阴纹凿刻的图画:一顶官帽,就是经常在戏剧中见到的那种,纱帽两边各有一晃悠悠的翅扇。官帽的左边,有朵似开不开的莲花。岩画线条洗练、朴拙,尺寸与实物相当。这幅画至今没有引起学术界、考古界的重视。然而,在这一带则围绕岩画有了世代流传的种种传说。典型的有下列两种。

  传说之一:清朝初年,山东淄川一带每年的科举考试中榜者列于全国之首,引起了南方蛮子的嫉恨,认为淄川县必有一处好风水。他们请了风水先生偷偷到淄川一带堪察。结果在淄川县城以西30里的沙沟发现了奥妙。原来,上文提到的那面石壁下游不到5米的地方, 地质构造较为复杂,疏松的沙质岩包围着硬质的紫砂岩,在溪水经年累月的冲刷下,周围的沙质岩淘空,而硬质的紫沙岩则突出来。妙的是这块空兀的紫色巨石形成的龟的形象,座东面西,蹲在青山绿水之间,远处一望,龟的后面半壁悬崖恰似一幢巨碑,组成了龟驮碑的立体画面。这幢龟驮碑硕大无比, 无下无二。那风水先生站在山下的路上,借着夕阳往东一眺,只见紫气氲氤,在巨碑周围摆满了无数上至一品下至九品的官帽。他恍悟,淄川县地灵在此,如此官旺不足为怪了。于是,他偷偷地在那硕碑──悬崖上刻凿了那幅画。其用意为:官帽虽多,但都是花的,结不出果来,意即考不上官。这风水也就破坏掉了。

  传说之二:这悬崖的上边是一块平地,一户姓张的人家选为墓地。有一风水先生见了大吃一惊,说这户人家后世必出大官。他生了坏心,夜间偷偷地凿上了那幅画。用意与上例相同。据说这张姓人家数百年间戴上官帽的倒不少,可惜是在戏台上。

  上述传说当然是无稽之谈。但这岩画却实实在在存在着,这“龟驮碑”的地貌经人提示确也有几份相象。就这一现象试作如下考证,并就教于方家。

  首先要明确,中国是一个有着五千年文明史,封建文化称淀深厚的国家。文化,是一个复杂的总体,包括知识、信仰、艺术、道德、风俗以及人类在社会生活里所得到的一切能力与习惯。沙沟岩画是一种典型的信仰、道德、风俗、艺术搅混在一起的错综的文化现象。它的表现形式是巫蛊,它反映的实质是人的阴暗的心理固疾。推理如下:

  经过实地考察,这幅岩画线条清晰,风雨剥蚀不十分严重,我认为年代不会太久远,大致不超过500年。明或清初人所为无疑。 石壁之后也确有张姓祖茔,文革时才平掉。经分析,上述两种民间传说,我认为第二种较为接近史实。当然不是如传说的这里风水好,后世出大官。是说这画的作者是迷信风水、相信巫蛊,刻画的目的是破坏张姓祖茔的风水,阻止张家后世出官。因为,只有高官死后墓前才立龟驮碑,那么张家祖茔前,却显然立着天然的龟驮碑,后世出官无疑。过去中国的农村是以家族为中心组成的封建的宗法社会。“一人当官,鸡犬升天”“光宗耀祖”出人头地,做人上人是人们的普遍心理。然而,有钱读书参加科举考试的是少数,参加科举考试最终能金榜题名的更是风毛麟角。人们更加相信了“命运”、“风水”。同时,人性被严重扭曲:恨人富,嫉人好,是人们的一种普遍的潜意识,表现视度,方式不同而已。试想,在这样的一种社会环境中,在一片这里是一处风水宝地,×家后世必出大官的街谈巷议中,个别人醋意大发,醋意难捺就不可避免了。冒险刻上这样一幅画,平衡一下倾斜的心理也就成为现实。至于张姓人家后世出了唱戏的扮演官吏,是人们的牵台附会,拟或巧合罢了。

  沙沟岩画虽没有重大的考古价值,但它是古人思想道德的折射,是巫蛊、迷信手段的实物遗存,是丑陋人生的丑恶一笔。

周村招商
掌上周村